adc影院年龄确认欢迎光临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第一神算: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!

记得当时为了救叶嫣然,她将自己的血液注入那块天命星盘之中,当她那一滴血液和叶嫣然那一滴血液融合到一起时,就变成了一滴金色的血液。

这些黑衣人的邪术虽然繁琐无比,也歹毒无比,但最终的结果,竟是一模一样。

这,到底是什么缘故?

一名接一名黑衣人割破手腕,鲜血有如泉涌,喷入那血池之中。

从他们身上剧烈的颤抖来看,显然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,但他们的吟唱声越来越来高亢,显得病态而又诡异。

沐寒烟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,细细一想,上次剿灭鬼臾氏一族的时候,不就曾见过类似的祭坛吗,虽然鬼臾氏一族的祭坛比眼前这个要小得多,她也未能见到他们施展邪术的情景,但想来应该差别不大吧。

可是当时鬼臾氏在他的剑下,尸身也被云浅漠带走,鬼臾氏一族的邪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“们这些邪魔外道,竟敢残害我夏氏后人,我和们拼了。”远处,传来夏幽尘肝肠寸断的悲呼之声。

沐寒烟等人都被祭坛四周那诡异的情景所震惊,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,抬头望去,只见夏幽尘怒目圆睁,手中长剑发疯般的狂斩乱劈,一段时间没见,夏幽尘的实力总算恢复到了大剑师之境,可此时身上却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,显然受伤不轻。

十余名同样身着黑色剑袍,戴着黑色面纱的剑师围在他们的身外。这些人的实力明显不如夏幽尘,最强的也不过剑师七阶。在夏幽尘势如疯虎的攻击之下,他们也是浑身剑伤皮肉翻卷,但是让人惊讶的是,伤处却只是现出点点血丝,并无半点鲜血喷出,而他们的战力,也没有受到半点影响。

清纯美女清澈眼眸凌冽眉眼画室写真

剑灵傀儡!沐寒烟心中微微一颤。

上次在飞来峰的时候,她曾遭遇赵四小姐以强者遗骸残魂祭炼的死灵剑奴,而剑灵傀儡,则与死灵剑奴有些类似,不过却是由活人祭炼,虽然也同样失去自我意识,但实力却不会受到丝毫影响,远比死灵剑奴要强大得多。当然,也要残忍得多。

也正是因为祭炼死灵之术太过残忍,太过邪异,早在很多年前就圣廷大陆各国严令禁止,而祭炼之法也因此失传。

没有想到,竟会在这里见到剑灵傀僵。

看着祭台上的老妪,夏幽尘目眦欲裂,突然腾空而起,甩开围在身边的剑灵傀僵,朝着祭台冲来。

几名剑灵傀僵毫不犹豫的腾身阻挡,尽管夏幽尘实力远远强过他们,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却看不到丝毫敬畏恐惧,显得那么的空洞而冷漠。

夏幽尘长剑一挥,凌厉的剑芒从他们胸前重重的扫过,几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他劈飞了出去。但就是这片刻的耽搁,几道冰冷的剑锋斩在他的背上,鲜血喷洒而出。

夏幽尘一个踉跄跌落在地,十几名剑灵傀僵再次将他团团包围,那几名刚刚被他劈飞的剑灵傀僵也翻身而起,尽管胸前血肉模糊,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,但从动作来看,战力却未受任何影响。

这也正是剑灵傀僵的可怕之处,不但实力无损,而且不知痛苦,没有恐惧,甚至还能保留灵慧,只是失去了自我意识罢了。

数十把长剑同时朝着夏幽尘斩落,他的实力虽然恢复到了大剑师之境,但这时遍体鳞伤,几乎精疲力尽,面对一群根本不知疲倦也不知恐惧的剑灵傀僵,自是难以抵挡。

沐寒烟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夏幽尘死在眼前,一声清喝,已率先朝夏幽尘飞掠而去。

“九天,星落。”沐寒烟一声清喝。

五名剑灵傀僵猛的抬头,长剑同时挡在身前。

寒霄剑森寒的剑芒斜斩而过,几人同时倒飞而出。

虽然没有借助五**器,但沐寒烟怎么说也是货真价实的大剑师,照理说以这几名剑灵傀僵不过剑师六阶七阶的实力,硬挡这一剑足以让他们内腑破碎经脉寸断,绝无生还的可能。

可是,剑芒掠过,却只在他们胸前肋下留下一道尺余长的深口,那伤口深可见骨,却依旧没有一滴鲜血涌出。

身旁,花月等人也同时施展出了天赋神通,道道剑芒闪烁,另几名剑灵傀儡也被震退回去,就过,就连沐寒烟都无法将其击杀,以他们剑师九阶八阶的实力,就更不可能对这些剑灵傀僵造成致命的伤害了。

那几名剑灵傀僵只是后退几步,马上,便又带着一身皮肉翻卷白骨隐现的剑伤继续攻向夏幽尘,竟然对沐寒烟等人视若无睹。这也是剑灵傀僵的又一可怕之处,一旦收到攻击的命令,除非彻底生机断绝,否则哪怕只剩一口气在,都绝不罢休。

夏幽尘此时悲愤交加,再加上伤后失血过多,神智都有些混乱,见到剑灵傀僵再次攻来,竟然放声大笑,迎面攻了上去,看那模样显然是置生死于度外,只求与对方同归于尽。

“嗷……”就在这时,一道兽影如旋风般卷过,小穷奇已经扑入战圈。

此时的小穷奇怒火燃烧,身毛发直立,整个身形象鼓气一样的膨胀起来,那优美而霸气的身姿傲然而立,仿如传说中的兽神降临,守护在夏幽尘的身边。

四周剑影闪烁,交织成一张剑网笼罩而来。

沐寒烟扪心自问,如果是自己身陷如此剑网,如果不依靠实力强行压制,只靠身法的话怕都难以躲避,但是身陷其中,小穷奇却是夷然不惧,怒声咆哮着,身体想陀螺一般飞速的旋转起来,然后旋转着划过一道优美而诡异的弧线。

所有朝它身上斩下的长剑,都从它身边错身而过,失之毫厘。而它的两爪却飞快的舞过,借着身体的旋转之势,发出一道道强劲的风刃,有如一道可怕的气刃风暴。

“哧哧哧哧……”轻响声中,一道道风刃从剑灵傀僵的身上划过,虽然依旧没有一丝鲜血涌出,但却在他们身上留下一道道横气竖八的伤口,甚至整块皮肉都被削了下来,而后又被密集的风刃切成肉屑,如雨点般洒落。

沐寒烟的胃里一阵收缩,差点没有吐出来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