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 app懂你更多

♂? ,,

“这强者传承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得到的,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,我看们还是尽早打道回府吧,免得枉送了性命。”邵成雄又接着说道。

在那有如大山压顶的巨大压力之下,曲山灵等人已经半跪在地,靠长剑拄地才坚持着没有倒下去,看这样子显然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。

庄平安等人虽然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,但也是寸步难行,每踏出一步,都要用尽身的力气,身也早已被汗水浸透,甚至连脚下的地面都留下一片水渍。看这架势,肯定不等他们走到天幕,就会完耗尽劲气。到那时,就算想退出去都没有力气了。

沐寒烟这才知道天幕的可怕,也才深切的感受到圣主的一片苦心,如果不是在圣廷那段时间的修炼,还有北渊雾原的历练,他们来到天幕可能连一刻都支撑不下去。

可是,就算能勉强支持片刻又有什么意义,如果无法承受住这巨大的压力,他们终究还是无法得到传承,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。

“曲大师,要不先退出去吧。”沐寒烟对曲山灵说道,她可不想看这老神棍死在天幕之中。

“不行!”没想到,曲山灵却断然说道,目光更是坚决无比。

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沐寒烟,他之所以追着来到天幕,就是因为他早已认定,只要跟着沐寒烟,就能找到师父,上次沐寒烟前往圣廷的时候,他血脉尚未觉醒,无法随同前往。他为此遗憾了好久,每日茶饭不思神情恍惚,浑浑噩噩之中,竟然意外的觉醒了血脉。

原本他是想马上赶往圣廷的,可是那传送阵法并非时时都能使用,圣廷也不可能为了他一个人单独启动阵法,知道沐寒烟等人就要前往北渊雾原,他干脆先一步出发。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天幕,总算又能跟着沐寒烟寻找师父了,他怎么舍得如此放弃。

沐寒烟又望向其他人,除了那几名与曲山灵一同来到天幕的年轻人犹豫一番,趁着还剩一点力气赶紧退出天幕之外,其他人竟然没有一个动摇的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停在了沐寒烟的身上,他们知道,靠着自己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到达那些墓碑的。夜阑沨一路上能不出手便尽量不出手,现在到了天幕,更不会破例,能够帮到他们的只有沐寒烟了。

美版奶茶MM_酷似芭比娃娃

对沐寒烟,他们不知不觉都有了一种近乎直觉的信任,每当危急关头,总会习惯性的想到她,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。

沐寒烟当然能感受到他们目光中的意味,事实上,这原本就是她有意为之。

既然将他们凝聚在身边,带着他们一步步来到天幕,那么,就要努力帮助他们走得更远。

“九天,星落!”沐寒烟拨出落尘剑,朝着天空重重的斩出。

庞大的剑威随着这一剑挥洒而出,庄平安等人顿觉压力一轻,也纷纷抽出长剑,随着沐寒烟当空斩去。

上百道剑芒同时出手,身上的压力又小了许多。

趁着这个机会,众人同时朝前走出几步。

“幼稚,靠这法子们能走多久,又能坚持多久,只不过死得更快罢了。”看到这一幕,邵成雄却是更加不屑了,撇了撇嘴说道。

他说得没错,虽然同时走出几步,但那一剑却也大幅损耗了众人的体力,无异于饮鸩止渴,几步过后,面对更大的压力,别说曲山灵等人了,就连庄平安和越凡尘等人的嘴角都渗出丝丝血迹。

沐寒烟的眼中却是微微一亮,尽管庄平安等人只走出几步,情形看起来也更是不堪,但却也证明了天幕的压力对他们而言并非无法抗衡,只是他们实力有限,无法一直坚持下去罢了。

想到这里,沐寒烟拿出一枚枚补气益元的丹药给众人服下,缓缓打出了一道道手诀。

看到沐寒烟的手诀,庄平安等人都露出激动之色。记得刚进入北渊雾原之后不久,沐寒烟便是借助这样手诀,将他们的剑威凝聚在一起,从而轻易击退那只狂暴石魔兽,而后,又是靠着同样的手诀,同样的剑威,配合夜阑沨和焚千寂破开了落神渊的封印屏障。尽管后来出了意外,沐寒烟和江绮绫身陷落神渊,但这手诀的玄妙精奇他们却是亲身体会。

尽管从那以后,便再也没有看沐寒烟施展出如此神技,但对这手诀,他们却是记忆犹新!

难道,她是想集众人之力,强行击溃天幕这恐怖的威压。尽管觉得有些异想天开,但是他们的眼中还是露出兴奋之色,这可是天幕啊,只要想想他们都觉得激动。

“星落,八荒!”沐寒烟再次一剑挥出。

庄平安等人早有准备,根本不用她开口,便紧跟着拨出长剑奋力出手。靠着刚才服下的丹药,他们又恢复了一些劲气。

“什么,竟然想凝聚众人剑威强行破开天幕威压,疯了,一定是疯了。”邵成雄的眼光不差,倒是很容易就从沐寒烟的手诀和众人的举动猜测出来她想干什么,像看神精病一样看着沐寒烟。

开什么玩笑,这些神之守护后裔一看就知道来自大陆各国各大世家,自小修炼的功法完不同,实力到达如今的境界,对于天地法则也各有不同的领悟,怎么可能将他们的剑威凝聚在一起?

反正他是没这本事的,他甚至怀疑,圣主大人都未必有这样的能耐。

他却不知道,沐寒烟其实早就已经成功了。不过退一万步说,就算沐寒烟成功了又能怎么样,凭他们的实力,也不可能斩破天幕之威吧,要知道天幕可是圣廷大陆与神之大陆之间的最后屏障,其中蕴含的浩荡天威、神威,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。

“邵师兄,她没有疯,有的事情只是想不到,却未必是她做不到的。”韦笑天悠悠的说道。

尽管他对邵成雄以师兄相称,但十二圣徒只是入门时间有先后,彼此之间却并不以师兄弟来排名,他也只是出于礼貌,还有对邵成雄实力的敬重才尊称一声师兄,地位却并未在他之下,听他一直喋喋不休,对沐寒烟百般讥讽,终于忍不住顶他一句。

“哼,我倒要看看,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”被韦笑天抢白一句,偏偏神态语气还保持着先前的恭敬客气,邵成雄连发火都不好发,只能冷哼一声说道。

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沐寒烟最后几道手诀突的一变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